梁羽生與金庸的比較

梁羽生與金庸的比較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蘇賡哲  

  梁羽生以85高齡辭世,一代武俠文學大家閱盡世態,對自己的生命歷程和歸宿應該沒有甚麼遺憾吧。讀他早期文章,對金庸小說獲得評價比他高,是有點不能釋然的。但後來他自己將兩人的文學地位歸結為「梁開風氣,金發揚光大」,並且在公開場合說:「金庸真正對武俠小說有很大貢獻,是把武俠小說推到一個新高度的作家」,己是客觀而公正的看法,完全符合朋友對他「寬和為人」的身後評。

  梁羽生認為武俠小說的武功描寫只是手段,俠才是真正目的。好作品必須「以俠勝武」。他又說:金庸寫壞人比他成功,在這方面他無論如何及不上金庸;他自已寫名士風流則有一手。他和金庸都同意「為國為民,俠之大者」。

  梁羽生這些分析,一般人都會覺得他沒說錯,可是他的成就之所以居金庸之下,就因為他對武俠小說有上述「沒有說錯」的看法。倪匡大哥說過:「武俠小說公認金庸第一,至於第二是誰己沒有多大意義,因為第二和第一相差太遠。」形成太遠的差距之原因,我覺得不是由於梁羽生寫「武」不如金庸,甚至不是寫「俠」不如金庸,而是因為金庸的成就超越了寫「武」和寫「俠」,他寫的是「人」。梁羽生以「武」為手段,以「俠」為目的,也就是說,他最高成就便是「寫武俠小說」。金庸卻超越了武俠小說,寫武俠小說只是他的手段,寫人性才是他的目標,所以他的作品能成為殿堂級文學而不止於是武俠小說。

  傳統中國小說有個很普遍缺憾,便是好人壞人一刀切,在性格上涇渭分明。這是因為傳統作家認為樣可以起警世作用,達成以小說來說教的目標。梁羽生也有很濃厚的此種觀念。但人性往往遠比黑白對立複雜得多。金庸和你我、和梁羽生一樣,當然同意「為國為民,俠之大者」,但他寫出很多感人至深的人物都不是大俠。事實上人世間活出為國為民形象的人甚少,人性之常也不是以為國為民的大俠形象為目標。一般人有善良一面,也有陰暗角落。很多人覺得《鹿鼎記》是金著的極峰,韋小寶便不是梁羽生心目中的大俠,但又不是梁羽生心目中的壞人,而是一個普通人。金庸寫一個普通人可以寫得這麽突出,皆因他不以寫武俠小說為目的。

  梁羽生說金庸寫壞人勝過他,其實金庸也不寫壞人,「四大惡人」的名號只是個表象,他不以表象來作道德說教,反而要令讀者明白壞人之所以壞,有他值得同情的地方,令讀者知道這些地方後,對殘害別人嬰孩的葉二娘都可以生出一份悲憫,因為「壞人」的貪嗔痴你我都有,不論性格缺陷,還是命運乖蹇而形成的愛別離苦、怨憎會苦都曾經搖撼過我們的本性。因此,金庸的「文學即人學」己進入宗教情懷的境界,不為梁羽生可以企及。

  我想,如果出一個武俠以外的題材,姑且由梁羽生和金庸分別寫一個《汪精衛傳》,不用說,梁羽生筆下的汪精衛必定是千古罪人,人人唾罵的大漢奸。金庸也一樣,但他還會寫汪精衛曾是為國為民的大俠,從個人品格上來說,在國民黨人中有不貪瀆、不結黨營私、私生活嚴肅得近乎聖人的品質,而且在為國為民的大俠變成賣國漢奸後,他某些賦性並沒有消失,他的讀者在判別忠奸之餘,還會多出一份人生感慨,這種超越是梁羽生所厥如的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